当前位置:添运国际官网 > 添运国际官网注册 >

[field:title/]
从掰手腕到空手道格斗流媒体的出现也许让这些

  世界腕力联盟是小众运动组织中的一个新兴力量,他们相信自己可以通过转播腕力赛事实现盈利。

  作为自由对抗形式的空手道联赛,空手道格斗赛(Karate Combat)今年四月在迈阿密举行了首届赛事。

  只有几百名空手道迷到场观赛,对于这样一个今年才开始运作,更注重通过媒体合约获取收益而非吸引现场观众的小众运动组织而言,这可以说是有意为之。空手道格斗赛CEO米夏埃尔·德彼得罗(Michael DePietro)预计,该组织65%到70%的收入来自媒体,包括在官网上的赛事转播。余下收入的大部分则由赞助费用、空手道道场许可以及商品销售组成。尽管比赛日收入一度是任何体育赛事的生命线,但对于空手道格斗赛而言只占总收入的很小一部分。

  “我们希望推出一些随着时间推移吸引年轻观众的东西。目前而言,带有上世纪80年代气息的电子游戏足够夺人眼球。”德彼得罗表示。

  空手道格斗赛的场地不是一片圆形区域或是格斗笼,而是在一个下沉的方型坑地进行,使得转播镜头可以不受限制地展示选手们的动作。空手道格斗赛的目标是将对抗带到世界各地充满异域色彩的地点。下一届赛事将在距帕特农神庙和哈德良拱门不远的雅典扎皮翁宫庭院内举行。

  经过有意包装,空手道格斗赛看起来就像是电子游戏《街头霸王》(Street Fighter)的真实版。比赛的直播画面上有实时的生物统计数据和对话窗口。这类创新性设计直接瞄准了年轻的观众们。

  世界各地还有至少十余名经销伙伴与空手道格斗赛分摊广告收入。一名发言人表示,超过100万人不同程度地收看了在迈阿密进行的空手道格斗赛,尽管这一数字的真实性无法得到独立信息源的验证。

  今年五月在巴尔的摩Rams Head Live酒吧进行的Supermatch Showdown系列赛前,世界腕力联盟主席史蒂夫·卡普兰(右)视察直播团队的工作进展。

  十年前,德彼得罗几乎被迫仰仗上座人数以维持空手道格斗赛的运作,如此一来,下沉场地和异域气息的比赛场所都难以成行。他差点央求CBS、NBC和ESPN等媒体在午夜时段分给空手道格斗赛几个小时播放时间,换取微薄的版权费用。那样的话,画面中的生物数据和实时观众互动将几乎不可能实现。

  对于德彼得罗以及其他一系列新的小众运动业务而言,如今的选择面变得无比广阔。除了现有的电视企业之外,亚马逊、脸书和YouTube等科技巨头也在试水体育版权领域。在纯粹的流媒体服务已相当充分的情况下,ESPN和特纳等电视企业如今也开设了ESPN+和B/R Live,试图做一番搅局者。

  Stadium、Eleven以及FloSports等甚至寻求像ESPN那样盈利的体育媒体,则将光明的未来寄托于他们资金充足的初创企业。体育赛事还可以选择直接在Twitch和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上播出。

  “对于体育粉丝们而言,这是最好的时代。”负责项目策划的ESPN执行副总裁伯克·马格努斯(Burke Magnus)说道。马格努斯表示,哪怕是再小众的联赛或队伍,可能也会有粉丝在某个地方收看他们的比赛转播。

  可以确定的是,即便拥有丰富的营销活动,但在成为广播节目和有线电视的可行替代方案之前,小众运动与其流媒体服务仍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最重要的是,它们需要更多的曝光与关注度。只有相对很少一部分人知晓这些运动和其流媒体服务的存在。相比ESPN上个季度日均60.7万浏览人数或是8700万电视用户,小众运动转播的订户只能算微乎其微。在ESPN上偶然发现空手道格斗赛的人,要远多于通过看转播的观众。

  同时,流媒体服务尚未找到一条可以有效利用捆绑销售经济的道路。付费电视套餐中包含ESPN的订户每月要多交近8美元——NFL、福克斯体育一台以及其他地区性体育网络每月的额外订阅费用则均超过9美元,即便只有一小部分用户收看这些频道。而流媒体服务只能通过那些实际选择订阅或观看的用户得到收益。

  哪怕只是次级的有线电视体育频道,也在版权方面完全压过任何一家体育流媒体——获得那些节目的版权需要数十亿美元的投入,这对流媒体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随着近期数字体育流媒体服务的激增,很多乃至大多数服务以及播出的运动项目都将以失败告终。

  大力士马特·马斯克(左)和马西奥·巴尔博萨在Supermatch Showdown比赛中对抗。

  但持乐观态度者大有人在。不妨看一下腕力比赛的例子。史蒂夫·卡普兰(Steve Kaplan)衷心相信腕力比赛拥有着广阔的未来。而这同样是一项属于过去的运动。腕力赛事的“世界上最强壮的人”竞赛是上世纪70年代所谓“垃圾运动(trash sports)”的核心项目,包括像《超级明星》(The Superstars)和《适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等节目。

  世界腕力联盟(World Armwrestling League)主席卡普兰坚称,腕力赛事已准备好迎来一次重启。

  “这是普通人做着不平常的事。”卡普兰说道。为了实现成功,腕力赛事需要从进行比赛的嘈杂酒吧转移到电视上或者手机端。

  世界腕力联盟与特纳体育旗下全新的流媒体服务B/R Live签下了一纸为期多年的合作协议。卡普兰拒绝透露这份协议的细节,但可以明确的是,世界腕力联盟会与B/R Live分享收入。这将刺激双方尽可能地提升世界腕力联盟的影响力。

  世界腕力联盟此前与ESPN有过合作,后者对腕力赛事进行八小时的转播。卡普兰对ESPN予以赞许,但他同时表示,腕力赛事需要更多曝光度,而B/R Live的提议中涉及大量宣传活动。

  作为世界腕力联盟的现场记者,杰森·佐恩·费舍尔正准备像一名资深的NBA场边记者那样报道比赛。

  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FloSports身上承载着小众体育商业领域所有的可能与陷阱。成立于十多年前的FloSports以成为数字时代的ESPN为目标,沿袭了ESPN早期的发展路径:先购买小众运动的版权,然后逐渐向更主流的领域靠拢。

  FloSports最知名的体育业务是跑步和摔跤赛事转播,但它正在急速扩张。FloSports的CEO马克·弗洛雷亚尼(Mark Floreani)表示,FloSports今年已签下超过100份转播权合约,即便其中没有与主要体育组织的合作。弗洛雷亚尼指出,流媒体业务使得FloSports可以比传统电视频道更好地呈现小众运动。

  弗洛雷亚尼以五月进行的世界巴西柔术锦标赛为例。最开始的几轮,有20场在不同场地进行的比赛几乎同时开始。传统的转播商可能会选择最受欢迎、最重要的那场比赛,再根据其他比赛的进展适时切换画面,就像网球比赛的传统转播模式。

  场地经理琳达·皮克在Supermatch Showdown开赛前鼓动现场观众的情绪。

  相反,FloSports在每个场地设有转播镜头、画面以及专门的解说员,让观众可以选择他们想看的内容。近似于NFL的RedZone频道,FloSports还设有FloZone以播放精彩比赛的集锦。随着竞争者被淘汰,场地数量减少,多出来的转播镜头和工作人员将参与到余下比赛之中。

  FloSports内容的主要目标是核心观众,并希望扩大其体育粉丝群体的规模。FloSports的收益比那些在ESPN上播出的成型赛事要少得多,但他们的节目依然成功地吸引到了新的观众。

  在她的丈夫德文·拉拉特击败杰里·卡德莱特从而赢下Supermatch Showdown的大力士决赛后,约迪·拉拉特(左)庆祝胜利。

  这并不是说FloSports在一夕之间便能颠覆既有的体育网络,但这家企业已经成为一个期望他们加入的市场中的新选择。

  ESPN依然是体量庞大的行业巨头,他们的ESPN+流媒体服务有资本成为大赌局中的玩家,就像为终极格斗冠军赛(UFC)转播权拍出7.5亿美元。ESPN高管马格努斯相信,在ESPN有线电视网络的基础上加入了ESPN+后,与ABC在转播方面相比,ESPN可以满足任何体育联赛对于即期收入和曝光度之间平衡的需求。

  马格努斯表示,“在我们发展的当下阶段,有能力实现以上各种要素的聚合,便是我们实际在实践的卖点。”


上一篇:蔡依林歌曲大全100首 你还记得那些经典歌曲吗 下一篇:民乐乐国庆、民歌歌佳节 南宁文艺展演好戏连台
首页 |  网站地图 |©2018添运国际官网|添运国际平台|添运国际注册 copyright | 设计制作:添运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