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添运国际官网 > 添运国际官网注册 >

[field:title/]
米塞斯《人的行为》绪论(1)(中英对照)

  经济学是所有科学当中最年轻的。在过去的两百年,虽然有许多新的科学从古代希腊人所熟习的学问中成长出 来,可是,那不过是些在旧学问体系中已有了地位的部份知识,现在成为独立的学科而已。研究的领域,划分 得更精细,而且也用些新的方法;在这领域内,有些从来未被注意的地方被发现了,而且人们开始从一些不同 于前人的观点来看事物。领域的本身并没有扩大。但是经济学却给人文科学开辟了一个新的领域,这个领域是 以前不能接近的,而且也从未想到的。从市场现象的相互依赖和因果关系中,发现了它们的规律性,这却超越 了传统学问体系的范围。经济学所传述的知识,不能当作逻辑、数学、心理学、物理学、或生物学来看。

  自古以来,哲学家们一直是热心于探索上帝或自然,想在人类历史行程中实现些什么目的。他们寻求人类的归 趋和演化的法则。但是, 他们这些努力完全失败了,甚至那些摆脱了一切神学倾向的思想家也是如此,因为他 们都被一个错误的方法所害。他们是把人类当作一个整体来处理,或以其他的整体概念,例如国、民族、或敎 会,来处理。他们十分武断地建立了一些目的,以为这样的一些整体一定是趋向于这些目的的。但是,他们不 能圆满地解答下面这个问题:是些什么因素逼得各种各样的行为人,不得不为达成他们所谓的整体的不可阻挠 的演化所要达成的目的而行为。他们曾经用一些无可奈何的说法来解答这个问题。如:神透过圣灵启示,或透 过代表神的先知,或透过神化的领袖,而作的神秘干涉、预定的和谐、注定的命运、或神秘无稽的「世界精 神」或「民族精神」的运作。其他的思想家则说到,在人的冲动中有个「自然的巧妙」(cunning of nature),驱使他不知不觉地遵照「自然」所指定的途径走。

  另外有些哲学家比较实在。他们不去推测自然或上帝的意旨。他们从政治的观点来看人事。他们一心一意想建 立一些政治行为的规律,好像是作为政治的和政治家的一种技术。有些爱用思想的人,拟出一些野心勃勃的大 计划,想把社会来个彻底改革和重建。比较谦虚的人,则满意于收集历史经验的资料而加以系统化。但是所有 这些,都是充份相信在社会事件发生的过程中,没有像在我们的推理中所曾断定的和在自然现象的因果关系中 所曾发现的那样的规律和不变的现象。他们不去寻求社会合作的一些法则,因为他们以为,人是可以随自己的 意思来组织社会的。如果社会条件不符合改革者们的愿望,如果他们的理想国无法实行,那就归咎于人的道德 不够。一些社会问题被当作伦理问题来考虑。他们认为,为着建造理想的社会,需要的是优秀的君主与善良的 公民。有了善良的人,任何理想国都可以实现。

  由于市场现象相互依赖这一事实的发现,上述的见解就被抛弃了。人们不免惊惶失措,但他们必须面对这一崭 新的社会观。他们恍恍惚惚地知道,在善与恶、正与邪、公道与不公道以外,还有另一个看法,可以用来看人 的行为。在社会事件发展的过程中,总有个规律在发生作用,如果你想成功,你就得服从这个规律来调整你的 行为。假若以检査官(用些十分武断的标准和主观的价值判断来臧否事物的人)的态度来接近社会事实,那是 毫无所得的。我们必须研究人的行为与社会合作的一些法则,如同物理学家之研究自然法则。作为一门研究旣 定关系的科学之对象来看的人的行为与社会合作,再也不被看作应该如何如何的事情——这是对于知识与哲 学,如同对于社会行为方面,发生惊人影响的一次大革命。

  可是,在一百多年当中,推理方法的这种激变所应有的效果,大大地受到拘限;因为,人们以为这些方法只涉 及人的行为全部领域的一狭小部份,也即,只涉及市场现象这一部份。古典学派的经济学家,在他们的硏究进 程中遇到了他们所不能撤除的一个障碍,这个障碍就是显而易见的价値论的矛盾。他们的价値论是有缺陷的, 因而使得他们不得不把他们的科学拘限于一个较小的范围。一直到十九世纪后期,政治经济学(political economy)还是人的行为中「经济」方面的一门科学,也即关于财富与自利的学理。它所处理的人的行为,只 限于由那个被称为利润动机所激起的行为,而且它声明,此外的行为是其他学科所要处理的。古典学派经济学 家所传授的这一思想的转变,是由现代主观学派的经济学来完成的。主观学派的经济学,把市场价格理论变成 人的选择行为的通论。

  人们有段很长的时期没有看出:从古典的价値论转到主观的价値论,决不止于是以一个较满意的市场交易论代 替一个较不满意的。这个选择通论,远超出康第隆(Cantillon)、休姆(Hume),以及由亚当斯密(Adam Smith)—直到约翰穆勒(John Stuart Mill)这些经济学家所讨论的那些经济问题的眼界以外。它决不止于讨 论人们在「经济方面」的努力——为取得财货,为改善他的物质福利而作的努力。它是人的全部行为的科学。 选择,是人的一切决定之所以决定。在作选择的时候,他不只是在一些物质的东西和一些劳务之间选择。所有 的人类价値,都在供他选择。一切目的与一切手段,现实的与理想的,崇高的与低下的,光荣的与卑鄙的,都 在一个排列中让人取舍。人们所想取得的或想避免的,没有一样漏在这个排列以外。这个排列,也即独一无二 的等级偏好表。这个现代价値论,扩张了科学的眼界,也扩大了经济学研究的范围。从古典学派的政治经济学 里面挣脱出人的行为通论——行为学(praxeology)

  [1]。一些经济的或交换的(catallactics)[2]问题,都纳入 一门较概括的科学里面,再也不会与这个关联分离。经济问题本身的处理,决不能避免从选择行为开始:经济 学成了一门较普遍的学科——人的行为通论或行为学——的一部份,截至现在,这一部份还是行为学当中最精 密的一部份。


上一篇:卡夫亨氏签署收购Primal Kitchen的决定性协议 下一篇:台北爱乐赴俄 唱出纯朴台湾
首页 |  网站地图 |©2018添运国际官网|添运国际平台|添运国际注册 copyright | 设计制作:添运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