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添运国际官网 > 添运国际概况 >

[field:title/]
潮!看惯了中国老太太的广场舞但比利时80岁老头

  比利时刚刚入夏的时候,我偶然看到一支来自“明日帝国”(Tomorrowland或简称TML)电音节的广告,画面上是两个伴着节奏拼命摇晃香槟的年迈老人。

  明日帝国是一场人满为患的电子舞曲音乐节,几十万张门票能在一小时内售光。以前对它的印象都是热舞的年轻人,画面上的老人让我心生好奇,于是点开谷歌,输入“明日帝国”和“old man”的关键词。在我找到那支广告之前,Quora(国际版知乎)上连番的提问先让我乐不可支:

  差不多时候,百威啤酒(百威是明日帝国啤酒的赞助商)在中国的团队戳了我一下:“你认不认识在比利时,能去TML音乐节报道的记者?面向年轻人的?”我想了想广告上的两个老人,在心里点点头,然后犹豫地指了指自己。微信那头传来有些讶异的声音:“财新?财新怎么能行?我们要年轻人的。”

  难道财新一定得是老年人媒体的形象吗?即便是老年人,就不能参加电音节或蹦迪了吗?在国内,如果把“跳舞”和“中老年人”放在一起,应该会很容易得出一个“广场舞”的结论;而打出EDM(电子舞曲)或音乐节的概念,台上DJ是主角、台下人群随着节奏摇摆,就变成了只有最赶潮流的年轻城市一代才会出现的场合,与中老年人无法联系在一起。

  可一定是这样的吗?欧洲也是这样的吗?开始认真审视自己是否步入“非年轻人”行列的我,决定去TML的现场——找老人。

  是的,我最终还是拿到了一张媒体入场券,尽管原因更可能是因为今年的音乐节凭空多出了一些位置,而不是我耗尽口舌解释世界说的读者其实很年轻。

  十多年前,“明日帝国”仿佛空降一样,在比利时的小城博姆镇(Boom)出现。这里只有两万居民;而今年,参加音乐节的观众就有40万人。

  大巴路过空荡荡的小镇,从进城到入口处,只有一次看到当地人的身影,那是街角的阳台上坐着的几位老小,看到带着明日帝国logo的大巴驶过,开心地挥舞着双臂。有些窗口挂着明日帝国的旗子:一只带着单眼的蝴蝶。

  音乐节现场有三十多个舞台,每一个都以异想天开、绚丽夺目为最终诉求,以营造梦幻、不真实为动力,与毫无特色的博姆镇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穿梭在人挤人的TML场地里,身旁是花枝招展的年轻人们。几十万的观众来自世界各地。虽然音乐节号召无国界无种族无阶级,但整个现场最显眼的便是各国国旗,当然也包括中国国旗——三位来自中国DJ还得到了十几分钟的表演机会。

  两年前,潘基文亲自来了明日帝国现场——不确定他是否有藏在人群里high,但一条致辞还是把包括他在内的老年人忽略了:“年轻人们成长在一个变化多端的世界里。”这的确是一个年轻人主导的节日,放眼望去,的确绝大多数都是20出头的年轻人,而且是年轻人最美好的模样,羞赧全无,充满热情,放肆大笑,与陌生人亲切互动。

  终于遇到了第一对老人。站在山顶俯视着着主舞台的两位银发夫妇,老爷爷75岁了:“我们在这里生活了30年,第一次来,想着怎样也要来看一下音乐节是怎么回事!”他说音乐感觉很不错。细雨濛濛,老两口看起来乐滋滋的。

  “我在做一个题目,想说参加电音节的不是只有teenager!”我向几对父辈的观众大声喊了一句。“哈哈,但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teenager!”正热切地跳着舞的一位大爷回了一句,“我才21岁。”“我们永远都是21岁!”

  很快,我又在现场找到了涂着粉色指甲油、十分享受自己的舞姿的50岁阿姨,穿着正装、有些拘谨的一对中年夫妻,穿着粉色小象套装的大妈……我用白发、皱纹这样的特征在人群里辨别他们,却除此之外说不出他们与其他人的区别。

  看到他们,乐呵呵地寻觅到90后、00后主宰的现场,索取自己的一份音乐礼物,再想起quora上28岁、30岁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心慌是否“太老”的问题,不得不承认,“年龄歧视”(age-shaming)早已覆盖我们公共空间的每个角落——别否认了,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在25岁就买了防衰老眼霜?是不是买了防衰老眼霜就被逼婚了?若是成功逼婚了再逼着买房生孩子?比“老人”更可怕的,是“老女人”,比“老女人”更可怕的,也许还有广场舞大妈。

  最近,“广场舞”成了被审视的对象,有关广场舞的新闻层出不穷,像是城市社区公共空间的素描:或作息时间不一致或无法忍受噪音而反抗大妈们的其他住户;慢慢才加入大妈队伍的大爷们;把广场舞带到国外被网友讽刺“丢人现眼”等等。

  有人溯源,说广场舞、交谊舞和迪斯科曾是中国中老年人的三大广场健身运动,但广场舞后来一支独大,把跳大神、扭秧歌都揉入其中,亲民,又成了“社区文化”主角。

  80年代,交谊舞解禁,迪斯科传入中国,则构起了整一代人的回忆。交谊舞所允许的亲密感,迪斯科的自由,西装、蛤蟆镜、公园里的跳舞与聚会,都是当年最时髦的文艺青年们自信认领的标签。到了90年代,当年的文艺青年们为人父母,有的依然会带着孩子去舞厅喝酒、尬舞。再后来,再后来广场舞一统天下;新一代的年轻人从欧美重新借来嘻哈、摇滚、电音的概念,与当年月坛公园、圆明园里的文艺青年,划了一道深刻的gap。

  如果迪斯科也在广场上幸存下来,明日帝国里的这些年过半百的人们,也许与广场上的中国大妈们更有得聊。毕竟,70年代还是地下音乐的迪斯科,正是他们的年轻时代;而今天EDM(电子舞曲)中流行的所谓“House Music”,律动感极好,就是源自迪斯科——“House Music是从迪斯科的灰烬中诞生的”。

  明日帝国里的中老人们,与如今大跳广场舞的大妈大爷们一个年纪,但当年却很可能是嬉皮运动的先锋。上世纪60年代的欧美,与同期的中国隔开了的,远不止物理距离。相比较,欧美的嬉皮士们要更幸运一些,他们虽然也慢慢老去,当亲身经历的潮流,只是变成了经典。

  我最终还是找到了那支广告的,但画面上的老人并不是去参加2017年的明日帝国,广告第一幕,日历上是2067年——他们只是在未来回忆自己年轻时候疯狂的模样。想来主办方也是没有真的在打这些老人的主意。

  那对笑称自己才21岁的中年夫妻,在我拍完他们的镜头后,拉着我问从哪里来,又说他们线岁的女儿,这时候正在缅甸远游、还要去中国,作为父母略有些担心……

  那个瞬间我忽然意识到,如果我去采访国内广场舞大妈们,一定会遇到十分相似的情形。不知道明年会不会也有广场舞大妈也飞来比利时参加一次电音节?虽然是电子舞曲,舞姿却不重要,不知道大妈大爷们习惯了声势浩大的排舞,会不会喜欢跟年轻人一起,放弃集体舞步,开始随意摇摆?


上一篇:雷鬼音乐来袭 Marley系列耳机热情登台 下一篇:假期去哪儿玩?这个加勒比海上的免签岛国值得
首页 |  网站地图 |©2018添运国际官网|添运国际平台|添运国际注册 copyright | 设计制作:添运国际官网